排风语其

楼诚初心
热衷排列组合
高举all凯大旗√
稼轩男神朱砂不动摇!
无论如何都会喜欢王先生一辈子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玉纹
🎂🎂🎂🎂🎂🎂🎂🎂
❤❤❤❤❤❤❤❤❤❤

【楼诚】共和国,我为你拍照


盲狙北京卷!期待江苏卷的太太们!

祝所有考生取得好成绩!
————————————————————————

六月的天气开始渐渐热得人烦躁了。走在街上,太阳直接烘烤的地方隔着鞋烫脚,树荫密布的小道却又有蝉鸣嘈嘈杂杂。总之,是个不让人舒服的气候。

小赵医生淘到了张人民大会堂大提琴音乐会的票,趁着年假一个人就来了北京。把周围的景点逛了个遍,但是离音乐会开场还有一段时间,小赵医生溜溜达达的奔向毛主席纪念堂蹭蹭空调。路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他遇见了一位身着军装的老人。那老人看上去年过八十,却不见拄拐,身子骨站得硬朗,虬根百曲扎在地里,如同高山上独立百年的孤松,雕刻着风霜的记忆。

赵医生看老人在大太阳下站得久了,处于医生的本能和从小养成的敬老习惯,上前去想叫他到树荫处歇息片刻。走的近了,才看到老人手里捏了张照片。

照片是黑白的,画面中一位雍容的妇人端坐在正中,身后站着三位挺括如白杨的先生,背后是一丛葱葱郁郁的矮木,只可惜照片有些发黄,都看的不甚清晰。小赵医生嘱咐老人休息片刻,老人向他点头致了谢,问他能不能帮忙拍张照。小赵医生按下快门,定格的画面中,老人一首在胸前托着老照片,另一只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赵医生扶着老人,慢慢走进室内,听了一个关于老照片的故事。照片是一百一十多年前拍的,在十里洋场的上海,是波诡云谲中一瞬间相对的风平浪静。照片中那位三星拱月中的女士,老人从未见过;那位年轻一些的先生,他也只见过一面——是在八几年他回上海为那两位先生迁坟的时候。至于那二位,老人说起他们,又低头看了一眼照片,讲起了他们的故事。

老人是六八年生的,生在上海的一条小弄堂里。他家原本是做纺织生意的小资本家,抗战期间搞些过药品送往前线,一直以来也算的上本分。建国以后,企业公私合营,他父亲也忙进忙出,寻么着扩大生产,让冬天冻死的人再少一些。虽然是在为公家打工,他父亲却干得快乐。后来,风向就变了。资产阶级成了人民的公敌,他父亲被抓去劳改。那时候,他正在母亲的肚子里。他记忆中每次见父亲,都是去监狱里送饭。他也正是在那里,见到那两位先生的。

两位先生最初是他父亲的狱友,后来不多久,年轻一点的那位先生就搬去了别处,年长一些的那位留了下来。他时常拿着一个牛皮本子伏案写些什么,间或兴致来了,一个起势就唱上了两句词儿,有时是铡美案,有时是玉堂春。当他不唱戏,也不写东西的时候,若是老人恰巧在,俄语、法语、英语,他都曾教过一些。他还叫过老人背诗,从“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到“吴钩看了,栏杆拍遍”,他一遍一遍地背诵,诗句流淌过唇齿间,直通胸臆。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那位先生把它写满了的本子交给了老人。那是一本回忆录,讲述了一位孤独战士为国尽忠的一生。本子的最后几页被封住了。小孩子好奇心重,一回家就扯了开来,一张照片掉了出来,就是小赵医生刚刚看到的那张。包裹照片的那页纸上有一行字: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如玉门关。再往后的纸页又封了起来,粘结的更加严密,老人不敢撕开,直到几十年后纸张自然分离,老人才看到了上面的内容——密密麻麻却又整整齐齐的,汉字俄文法文共同写成的同一个名字——明诚。

老人长大后也去参了军,守过疆守过藏,也在国界线外扛起过枪。他目睹了共和国许多的错误,可是这个国家却从未令他失望。照片上四位的坟茔如今都坐落在烈士陵园,在松柏交相辉映中,一家人从未分开过。

刚刚拍摄的照片,赵医生也在手机里存下了一张。看看背后的天安门广场,他恍惚觉得自己在为共和国拍照。

————————————————————————

原题目

2049年,我们的共和国将迎来百年华诞。届时假如请你拍摄一幅或几幅照片来显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辉煌成就,你将选择怎样的画面?请展开想象,以“共和国,我为你拍照”为题,写一篇记叙文。要求:想象合理,有叙述,有描写,可以写宏大的画面,也可以写小的场景,以小见大。

说好的800字果然写不完,气。

  @雾霭流岚霓虹

写高考盲狙突然翻出了一年前坑掉的填词……看起来复健无望了【望天】

这个短到爆的一小段原曲《电灯胆》√

马上来就当存个档把……

【朝代联文】随笔:南宋诸公群像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太平日久是没有什么真正的不可为的。想想那开元盛世,你想做官就考取功名报效朝廷,我沉迷风月就在秦楼楚馆唱唱新词小曲。这个想闲云野鹤便去归隐,那个爱乡村田园便去种地。天下好端端的在那里,男女老少各得其所。可太平却不可能永恒。黍离之悲,家国罹难,礼和乐、仁和法,一夕倾塌。从战火中沾着血一步步蹒跚而来的人民,大抵会渐渐沉湎于偏安,却偏有顽人,倔强地朝向着陷落的注定无法回归的城池,叩首再拜,一心思归。

所以我想说说南宋诸公。或许可以从岳公开始算起,张元干、张孝祥到陆放翁、辛稼轩,以及刘克庄、陈同甫、韩元吉、刘辰翁诸公……靖康之恨尤新,秦桧后又起了韩侂胄。纵然拍遍栏杆,吴钩看了,却是举目见日,不见长安。仕路受阻,他们大可以像周邦彦、吴文英,工些豆蔻之词,纤秾得衷也能成就一番美名。他们却从始至终穷其一生,手握刀笔化作剑戟,锋刃所向,正指金军虎狼之师。战争是唯一通向太平的路,他们如是告诉朝廷。可是浮云蔽日,天子耳目塞听,请战的奏疏石沉大海,连浪花也激不起一个。他们依然在写,从壮志的少年到垂暮的老者,赤子之心,一腔孤勇。饱读兵书的才子将军岂会不知两国兵力悬殊?但心怀天下的志士仁人又怎能不念故国故民!看破了却决计放不下,他们向着终不能归的北方,奔了几十年。

我们今天重读南宋这段历史,有人为他的科技而惊叹,有人对他的疲弱而痛心,我却为这个特殊时代中的志士仁人而感动。国家正在危亡之中,难道要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灭亡么?他们做不到。四五百年后大明的子民,六七百年后近代中国那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同样做不到。一个人挽救不了大厦将倾,千万人也难将衰败的泱泱大国重新推向繁荣,他们却一意孤行。但是这个不可为的理想,当四万万人一同为之奋斗时,这些先辈的遗恨将从天堑变通途,变不可为成可为。五星红旗飞扬的方向,正指着光明的未来。君子不死,精神永恒。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一定是第一个交稿的是不是!

翻到了旧作文改了一些就臭不要脸的发上来啦

要不然为什么会有结尾莫名其妙的主旋律呢😁

哎呀小娘子这样全方位的表白为夫都要不好意思了(◍•̅ ȷ̫ •̅◍)

雾霭流岚霓虹:

@排风语其 我爱你♥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悲剧的天才与光明的诗


——《嫌疑人x的献身》影评

【写给自己看着玩,逻辑混乱,每一段基本独立,想到啥写啥】

影视作品中从来是不缺乏天才的。他们骄傲,孤僻,冷静,仿佛与世界划出一条鸿沟。他们难以找到同类,就像是上帝无法创造第二个自己。

唐川和石泓的遇见,是他们一生最大的意外和惊喜。一个踩着凳子坐在课桌上也一脸骄傲的挺直背脊扬着头,一个永远把自己埋下去,埋进去,仿佛埋进乌黑的泥土里。石泓把唐川的锋芒揉进了自己暗色的身影里,唐川也把石泓带出了他划给自己的牢笼。

他们分开,再遇,相互出题。电影中大量的运用“解题”这一概念,可与“门”意象的出现相媲美。解题难么?不难。饶是这般精巧的案件,一场不到120分钟的电影就可以叙述完备,难的不是解开,而是想开。陈婧自我救赎,石泓求仁得仁,唐川却成了这场与他无关的杀人案中被关进囚笼的受害者。他亲手把至交好友用命设的局血淋淋的揭开,一面面对着呕出灵魂的友人,一面悲悯的爱这个世界。他想要爱世人,可是世人并不可爱。他的悲悯从一开始就带有悲剧的色彩。当他顺着石泓的谎言跑过河滩,噙着泪看向周围的世界时,希望和光明在他眼里,却照不到他身上。

影片中我最喜欢的两个片段,一是二人登山,一是审讯室的对峙。爬山的部分,是唐川在全剧中最为弱势的部分。石泓驾轻就熟走在前,唐川跟在后面的步伐颇有些亦步亦趋。遇见一处小小的陡坡,石泓能快速辨认出最好走的一条道路,唐川跟在后面却一脚踩进了水里。主与客的身份在此一目了然这是石泓的地盘。当石泓拿着斧头走来时,影院的观众都在随着唐川一起紧张。这是演员赋予觉得的牵动人心绪的魅力,也是平庸的人期待天才被威胁被践踏时血液里原始的激动。

在审讯室里,唐川压低声音,声带颤抖的一句“可惜呀!”裹挟着直击灵魂的质问与悲伤。他本该是和我们一样的观众,可是偏偏入戏太深。

故事的结尾,石泓的门轰然关闭,唐川的门有些费力的打开。他一个人走向光明。还好,不至于绝望。

【楼诚】捞魂师

3.
我蹲在政府的办公楼里看了明楼一整天。看着他紧锣密鼓地制定一系列整顿经济措施,一式两份,一份交给重庆,一份递到延安。帮他传递消息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脸型圆圆模样可爱,做起事来却是一等一的干练。小秘书和他极其默契,接过文件,帮他修改了几处笔误后告辞离去,去没有注意到早已干涸的杯子。

随后我跟着明楼回了家,车是政府的司机给开的。司机专心开车,明楼闭目养神,很快就到了明公馆。

明楼下了车,独自一人拄着文明杖走进家门。院子里的树枝繁叶茂,树冠却修剪的并不整齐。有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倔强的将掉未掉。

我随明楼进了门,看到有个孩子趴在地上习字。小孩子手小,抓着毛笔有些吃力,写出的字却是一笔一划,在稚嫩中看得出些馆阁体的影子。

小男孩看见明楼,站起来恭恭敬敬的问安。明楼伸手想揉揉孩子的脑袋,可是手却在半空中顿住,转而拍了拍他的肩膀:“天天,习字不用这样辛苦。”

孩子点了点头,收拾了笔墨,往厨房端了阿香给做好的冷掉的饭菜,热与明楼吃了。世道稳了许多,当年和小少爷打打闹闹的阿香也嫁为了人妇,便不再住在明公馆,每日备好了饭菜后就回到了家里,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嫌——政府里人多口杂,不知道哪里传闻明长官喜欢自家的仆人。阿香对这话不以为意,她家男人也把这当无稽之谈,但明楼怕坏了姑娘家的名声,坚持让她早早回家里去。

TBC.

——————————————

啊依然短小得没眼看,而且竟然还等不到阿诚哥😭

开学脑洞持续萎缩,大纲都拯救不了的创造力枯竭……好吧创造力这个东西本身也没有😞

啊放假的时候我为什么不好好多写一点!为什么!

[季然]重蹈覆辙05

于是,法医姐姐就和沈小姐愉快的//////

玉纹:








*一个全世界都觉得你们长的一点儿都不像,全世界都希望你们好好谈恋爱的故事。


有PTSD无头晕眼花,有破案,文笔渣,时间乱,脑洞大,流水账,微原著。竹马竹马,短篇,缓更,ooc,有血腥画面描写。啥也不懂,都是瞎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写了点啥。(叉会儿腰)


本章血腥重口,有原创人物。






远郊曲折山路上急速前行的白漆警车,最终停在一处荒废别墅前。


偏僻山区中尚未完成的建筑,没来得及镶上玻璃的铝制窗框,用于防风的替代品是简劣的塑料布,日日阴寒冷风刮拂,早已破的不成样子。双层别墅二层正中,兴许还预备着安置一扇全景落地窗,如今空洞洞露出别墅里铁灰色水泥墙面的湿潮。


旋转式楼梯每一阶都积了厚厚的土尘,没有想象中既安全又典雅的实木扶手,李熏然跟在季白身后走向二楼,身体尽量靠近墙面。下午五点的山区天幕渐暗 ,废弃别墅中更甚,季白手中的手电筒在前方投射出圆月形的大片白光。


二层共有三个房间,东西方向房间大小呈小,大,小对称,理应是卧室副客和书房,季白从二楼全景落地窗的空缺望出去,看到杉树与梧桐掩映下,穷目力之处,另一幢无人的空宅。


跃马路三号。


“师傅。”


季白转过身,许诩从房间一角走出来,像暗处飘出的阴影,底气不足的声音里透着一丝虚弱。


“我已经……看过现场了。”


许诩低着头干咽,额发因汗水黏在皮肤上,潮涌般的不适感从胃部泛到喉头,原本掩鼻的手在同季白说话时僵硬的摆在身体两侧。


李熏然嗅到空气中隐隐的尸臭,尸胺与腐胺两种化合物组合成最具冲击力的气味,从他第一次出现场就终身难忘的味道,尸体首次被发现于通风良好的山区,证明死亡时间远远超过六小时。


李熏然有些可惜身上刚洗没两天的衬衣,他无比肯定这种蛋白质分解的可怕产物会附着在衣料纤维里,存留几个星期甚至一两个月不散去。


小姑娘看起来应该是第一次出现场,或者说,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现场,李熏然想,踏过末几节台阶走到季白身后。


许诩眼角泛红盈着泪滴,声音由低到低,最后几个字音甚至明显克制了作呕感。


“我知道了,你先回局里吧。”


卷毛绵羊看着小蜗牛眼里闪过倔强的光,在狮子的命令下离开。


全景落地窗的巨大空缺处,别墅二层中央较大的房间与尸体所在房间连接处,第一批到达的警员拉起黄色警戒线,季白单膝蹲下观察水泥地上尸体拖拽造成的拖痕。


左侧房间中走出穿防护服的人,李熏然手里被塞进医用口罩。


“我不……”


不用……眼前人白色防护服下,属于女人的柔和眉眼,淡蓝色眼影和黑色眼线轻佻时尚。




“淼淼姐?”




“我爸把你也调来了?”




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女人伸出手指精准戳在李熏然左肺前的肋骨上。




“戴上口罩,我可不想下一秒解剖你的肺。”




任淼看着李熏然乖乖戴上口罩,走到季白身旁,弯腰指着身前三十公分左右无灰尘的水泥地。




“拖痕最早出现在这里,目前没有发现鞋印,凶手应该是提着死者双腿呈后退姿势拖拽死者的。”




“整个别墅从一层到二层的排查,没有发现明显血迹,但是不能排除不是第一案发现场的可能。”




“季队看看尸体吧,方便我们进行尸检。”




季白点点头,跟着任淼走进右侧尸体所在房间。









右侧房间明显是最后落成,房间里敞开式脚手架占去大半体积。


尸体四肢用扭曲的金属丝绑在脚手架上,贴近皮肤的金属丝下勒痕变得溃烂,鞋子已被除去,高级定制西装却依旧笔挺合身。


这样一具散发着恶臭并且狼狈不堪的尸体,在鲜活时曾经是叶氏集团二小姐叶俏门当户对的丈夫,是叶梓夕体贴入微的情夫,是商界身经百战的精英。




可在死亡面前,这些通通不值一提。




季白招手示意可以移动尸体,任淼和其他几人上前一步准备从脚手架上取下尸体,身材高挑的女人径直站在了尸体前方,有条不紊的指挥“卸货”,李熏然一想到张士庸可能砸在任淼身上,再被任淼抱到简易担架上,心里还是一阵阵发怵。




“三哥,我们下去吧……”李熏然忍不住提议。




“去看看初次发现尸体的人。”




季白一边说一边走下楼梯,李熏然紧随其后,手中手电筒的光束照亮季白的背影,在前方墙上雕凿出一个宽阔坚毅的背影。


别墅一层的赵寒看到季白便立刻走过来,大门附近站着穿职业装的女性,栗色长发末端微卷,戴着圆框眼镜,局促的绞着手。


“沈小姐,叶俏的秘书,自称是下午三点左右接到的电话,也是她报的警。”




不在场证明还需要尸检结果出来再做定夺,季白简单扫了一遍沈秘书,女白领的脸上应有的惶恐似乎不那么明显,反倒让人感觉她只是紧张罢了。




“麻烦沈秘书和我们走一趟。”




女人点点头,顺从的跟着赵寒走出别墅上了警车。留下季白和李熏然二人。




“三哥,你说……和梓夕姐有关系吗?”


“有,或许没有。”


李熏然沉默。


季白眼里的景色在很远的地方。银针刺破黑暗闪着寒光,弦月被树木的枯枝切割刺穿。




  
  
  
  
初一的李熏然和初三的叶梓夕,坐在季白高中的操场上,等待季白结束晚自习,三个人能一起骑车回家。


叶梓夕领着李熏然坐在篮球架旁的灯柱下,灯投下的光芒很圆,又昏黄。




三月十四,白色情人节。叶梓夕脚下零星几只玫瑰花,怀里揣着自己做的巧克力,李熏然收到的巧克力被他吃了大半,叶梓夕低头看他一会儿,从怀里精致的盒子中挑出一块形状不大好看的,喂给他。




“怎么样?好吃吗?和他们送你的比起来怎么样?”




李熏然含着巧克力咂咂舌头说“好吃”,叶梓夕秀气的柳叶眼里盈满期待与甜蜜。




“只能给你吃一块,剩下的我要送给三哥。”


李熏然身前背着叶梓夕的浅紫色书包,身后背着自己的,被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压的有点疲惫的小伙子呆呆的看着她。


“你喜欢三哥吗?”


叶梓夕说的很慢,每一个字圆润清晰。


“喜欢,一直一直,都很喜欢。”


惧怕黑暗,却便对月光倾慕痴迷。








TBC


友情出演: @排风语其